-很霸气名字「这个名字够霸气啊」

很霸气名字「这个名字够霸气啊」

DNA检测出来了,是张德强!

与此同时,许州那边也传来了消息,说跳海自杀的不是张德强。而是张德强的同卵弟弟张德浩。

张德浩因早年犯了事,一直躲在张德强的家里。张德强去哪,张德浩就去哪。

因为长得像,一般人分辨不出他们。

纪征召开紧急会议,在会议上把事情全部顺了一遍:“上个月1号,张倩死亡。看似死于意外,其实并不一定。第一,办理张倩死亡案的警察在办理完这个案件后,被调任了。第二,上个月正好是现任市长上任的日子。

所以我怀疑,有人偷偷抹掉了张倩被杀的证据,而且这个人极大可能是现任市长傅伟。如果张德强还想报仇,那么下一个目标就是傅伟。

小雅,你联系傅伟,得到他的具体位置。”

“好。”小雅当即拿出手机,拨通傅伟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

小雅:“纪队,没人接。”

纪征心一沉,道:“联系他的家人,问他去哪了?”

“好。”小雅又打了市长夫人的电话,交谈后对纪征道:“纪队,傅伟在君越酒店,今天他有个推不掉的局,必须去参加。”

纪征当机立断:“其他人,跟我去君越酒店。”

一群人站起身,井然有序的走出警局,上了警车。

君越酒店。

酒店门外拉上了警戒线,一大波群众围在外围,窸窸窣窣的八卦。

纪征下车,一股不祥的预感窜入心头。他走进警戒线,向派出所的警官一打听。

果然,傅伟死了。

纪征来到案发现场,案发现场是酒店厕所。、“受害者是被人一刀捅死的,捅的心脏,凶手没跑,已经抓住了。”派出所的警官对纪征说道。

还是晚了一步……

“刘警官,可不可以把凶手交给我们,最近我们一直在追查这个凶手。”

“可以,当然可以。”

“谢谢。”

纪征招呼一声,回了警局。

派出所把张德强移交到了他们公安局。

审讯室内,气氛压抑。

纪征坐在张德强的对面,眸子微沉,面容严肃。

他看着文件上张德强的资料,道:“张德强,B市人,三年前离异,单身带着女儿居住,主业工人……知道为什么抓你来吗?”

“知道,我杀了人。”张德强脸色憔悴,眼睛里满是红血丝,松弛的下眼皮上悬着乌青色的眼袋。眼神却是从容,语气平淡得不像话,仿佛在说一个稀松平常的事情。

“说说,怎么回事?”纪征看着他,一双黑眸似要把他穿透。

“我杀的都是该杀之人!”张德强的语气突然激动,包含着满腔的恨意。

纪征敲了敲桌子,冷了几分声音:“让你说,不是让你发脾气。”

张德强默了会儿,继续道:“上个月1号晚上,傅杰把我女儿约了出去。他想对我女儿用强的,我女儿宁死不从。傅杰那畜牲就打她,我女儿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头磕到石头,就…就……”

张德强红了眼眶,眼里透着一层薄薄的泪。

“我女儿出事后,傅伟出钱破坏了那日树林里的监控。还对外谎称,学校监控在修理,所以没拍到。但我不信,我敢确定我女儿是被人害死的。”

“你怎么确定?”纪征问。

张德强回答:“我女儿向来听话,每天准时回家,如果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她肯定也会打电话告诉我。那天她也打电话给我了,说有同学约她有点事,要晚点回来。”

“你刚刚说的监控,又是怎么回事?”纪征继续问。

“我不相信我女儿死于意外,所以拼命找证据。终于,学校温情老师看不下去了,偷偷帮我恢复了监控。不过我并不想报案,我知道在绝对的权势面前,任何证据都没用。所以我回到了老家,把我弟杀了,伪装成我死了的假象。

后来我制定计划,隐藏身份来A市踩点,调查打探三人的行程,找合适的机会一个、一个、一个的把他们杀掉!”

张德强咧开笑容,笑得毛骨悚然,恐怖如斯。

纪征脸色依旧淡得如水,“哦?那你为什么对楚娇手下留情?”

张德强忽然收起了笑容,他垂下眼皮,道:“她的声音和倩倩太像了,简直…简直一模一样……”

“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你女儿知道了会高兴吗?她要是知道她爸死于警察的枪下会怎么想?你说你女儿听话,想必很爱你吧。”

纪征不急不缓的说着,一字一句像一把把利刃一样,狠狠扎进张德强的心里。

“不会!倩倩不会怪我!!”张德强大吼出声,倔强的否认。

纪征没再说其他,他押着张德强出门。

途中,张德强看见了楚娇,久久凝视。

楚娇也看见了他,与他对望,楚娇开口道:“学校树林里的猫,我会继续照顾。”

就是这么一句没由头的话,让张德强破了防,他痛哭流涕,连连点头说:”好、好、好。”

张德强走后,纪征查到了那份监控。他重新办理张倩的案子,最后相关涉事人员全部落网。

正义得到了伸张,尘埃终将落定。她爸不让她养猫。所以她就偷偷养在了学校。

我想张德强应该知道吧,不然也不会听到我说养猫时,反应那么大。”

说到这里,楚娇想起一件事情。与纪征闹别扭的那天,她在公园里喂猫时,听见了异动。但是又没发生什么。

会不会那时候张德强就想对她下手了,不过看她喂猫,想到了自己的女儿,于是放了她一马。

楚娇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冷吗?”纪征调高车内的温度。

“还好,”楚娇道,“不过有一点我没想通,他一个包工头,没什么文化,怎么就能杀完傅杰后,全身而退的?”

“他喜欢看悬疑剧,可能是在剧里面学的。而且自从他女儿死了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天天研究着怎么杀人。”

“原来如此。”

“都过去了,物业帮你修好了电。”

楚娇点点头,“哦。”

纪征瞄了一眼她手上的伤,道:”你手伤成这样,警局那边我又脱不开身,要不要请个阿姨来照顾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

楚娇下意识的拒绝,只是伤了手而已,又不是不能动了。

然而当天晚上,现实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楚娇回家打算泡个泡面,却发现自己根本拿不起热水壶。

她又想点个外卖好了,却想起自己的手机已经碎了。

楚娇没办法,出门敲响了纪征的门。

纪征打开门,看着她没说话。

楚娇伸了伸头,好奇的问:“你吃了吗?”

纪征回:“没。”

楚娇更进一步,试探性的问:“你晚上吃什么?”

纪征看她蠢蠢欲动的眼神,面上平静,心里笑开了花,他侧了侧身:“进来吧,一起吃。”

“好!”

楚娇窜进纪征的家。

纪征怕她无聊,于是拿起电视遥控器,问楚娇,“想看什么?”

楚娇指了指电视屏幕右上角的综艺,道:“那个。”

纪征帮她调好,道: “你先休息,我去做饭。”

楚娇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本来想抱个抱枕,但找了半天也没有。

“纪征,你家有没有抱枕?”

“没有。”纪征边切菜边道,“枕头可以吗?”“…算了,没事。”楚娇作罢。

过了一会儿,她又道:“纪征,你每天是不是很忙啊?”

“忙。”纪征只回了一个字。

“那要不要我帮你看软装?”

“嗯?”纪征抬起头,疑惑的停下了动作。

“你家太简陋了,一点人味都没有。反正我现在手受伤了上不了学,就帮你看看软装啊或者家具什么的。你觉得怎么样?”

纪征本想拒绝,奈何楚娇的眼神太过灼人,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

“随你,你开心就好,钱我来出。”

“行。”

纪征做好所有菜,招呼楚娇过来吃饭。

楚娇坐下,拿了半天筷子没拿起来。

她可怜巴巴的看着纪征。

纪征无奈,从厨房里拿出个勺,作势亲自投喂她。

楚娇也不客气,边吃边含含糊糊的说:“下辈子我给你当牛做马,还你喂饭之情。”

纪征的唇角扬了扬,“好好吃饭。”

吃完饭,楚娇又想到等下她刷牙洗脸也是难关。看来要请阿姨了。

“纪征……”

“什么事?说。”纪征收拾好厨房,眼皮都没抬一下,脱口而出一句话。

“我刷牙洗脸……”

“可以。”

楚娇征了征,随即明媚笑道:“真爽快呀纪警官。“张嘴。”

纪征挤好牙膏,对楚娇道。

楚娇张开嘴巴,纪征弯腰,细细的帮她刷牙。

刷完牙,又挤上洗面奶帮她洗脸,手法娴熟得不得了,甚至过后还为楚娇涂上了水乳。

楚娇不禁好奇,用开玩笑的语气问他:“纪警官,谈过几个女朋友呀?”

“没谈过,没时间。”

纪征挤上精华液,手法轻柔的抹到楚娇脸上。

少女的皮肤又滑又软,颜色粉嫩。像剥了壳的鸡”蛋,又像去了皮的水蜜桃。

纪征的耳根微微发红,不仔细瞧瞧不出来。

“我才不信呢。”

楚娇表示不信,没谈过女朋友怎么会知道护肤顺序。

“25岁了,谈女朋友很正常啊,没必要害羞。”

擦完精华液,纪征垂下手,掌心残留着她脸上的温度。他微微卷着四指,似要抓住那一点点温度。

“不是害羞,真没谈。上班之前忙着读书,毕业以后忙着工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正因为我从小到大没谈过对象,我妈就误以为是我太直男,所以把那些女生吓跑了。然后她给我报了一系列的班,强逼着我学,誓要把我打造成完美男人。”

“噗…”楚娇没忍住笑出了声,笑得肩膀一耸一耸的。

纪征也不计较,“所以可以睡觉了吗?小祖宗。”

“等一下,我还有个问题。”

楚娇止住笑,一步一步的靠近纪征,眼中闪烁着狡黠的精光。

她踮起脚,仰着头,故意离纪征很近。

楚娇轻声问:“那你还学到了什么?要不要…”她抬眸盯着他的眼睛,“展示一下?”

属于楚娇的清甜香气扑面而来,笼罩着他。

纪征的心脏猛的跳了两下,面上不为所动。

“我还学到了让你早点睡觉。”

纪征一个侧身,掠过楚娇,帮她把床铺好。

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备用机,放在她的床头柜上,转移话题道:“这是我的备用机,平常不怎么用,你先用着,有空再买新的。”

“哦,好。”楚娇的视线凝在他脸上,势要从他脸上看见害羞的特征,但瞧了半天也没瞧见什么异样。

不愧是警察,坐怀不乱。

“早点休息。”纪征扔下一句话,走了出去。步伐本能的跨大了点,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没人知道他心中微小的悸动,微小又不可忽略的悸动。

楚娇盯着床头柜上的黑色手机,嘴角慢慢的勾起清浅的微笑。

纪征真的…面面俱到。

——

楚娇一觉睡到了翌日中午,她是被门铃声吵醒的。

楚娇打开门,面前站着一个中年陌生女人。

陌生女人和蔼的笑道:“楚小姐,我是纪先生叫来照顾你的阿姨。”“这样啊,进来吧。”

楚娇侧身。

阿姨边走边道:“我姓刘,你可以叫我刘阿姨。纪先生说楚小姐会睡到中午,特意叫我晚些来,我就晚些来了。楚小姐还没吃午餐吧?”

“没有。”楚娇回答,人还有点懵懵的,“我刚起。”

“那我先帮楚小姐洗漱。”

“行,刘阿姨你叫我娇娇就行。”

“诶,好嘞。”

楚娇趁着阿姨做饭的空隙,打开纪征的备用机,看起了软装。

她截下屏,发给纪征让他选。警局的纪征正在和沈理吃饭,他点开手机,回了句:【第二个好看。】

楚娇:OK

过了一会儿,楚娇又发来了几张截屏。

纪征放下筷子,认真的挑了起来。

坐他对面的沈理好奇的往前探了探头,问:“纪队,谁呀?”

纪征:“朋友。”

“什么朋友让你饭都不吃了?”

纪征中午吃饭一直吃的很快,绝不耽误一点时间。

纪征横了他一眼,“吃你的饭吧。”他打下一句话:“下午要处理案件,不会及时回信息,有话下班后再说。”

楚娇回了一个【好的】的老年人专用表情包。

纪征失笑,楚娇一如既往的皮。家具很快就到了,楚娇把纪征家的白色方形茶几换成了圆形岩板加圆形玻璃的组合茶几,看起来更加高级。又在客厅里摆上了暖色落地灯,开灯时添了几分温暖。

楚娇还把纪征卧室里的粉色衣柜换成了黑色衣柜门加玻璃门的组合衣柜,配上黑色书桌台与大型挂画,与他的深色床单和小型沙发相呼应。

“铃铃铃铃铃……”

楚娇接起电话,是快递小哥打来的。

快递小哥:“您好,请问你的尾号是7391吗?”楚娇回答:“是的。”

快递小哥:“是这样的,你的快递到了,我在你家楼下。我没有你们这栋楼的门禁卡,你可以下来一趟吗?”

楚娇看了眼玄关处的垃圾,心想到刚好可以去扔个垃圾。

“好,我马上下来。”

楚娇用小拇指提了提垃圾,不重,可以提起来。

她下楼,刚巧碰到下班回家的纪征,于是楚娇叫住纪征:“纪征。”

纪征看见了她,疑惑的问:“你怎么下来了?”

“来拿快递。”楚娇指了指不远处的快递小哥,说:“你去拿一下,是我买的软装,尾号7391,我去扔一下垃圾。”

纪征点头。

楚娇转身去扔垃圾。

纪征走到快递小哥面前,说:“尾号7391,麻烦拿一下。”

快递小哥看看他,又看了看快递上的名字。

纪征微皱着眉头,他的眼神不对劲。

快递小哥:“宇宙超级无敌霹雳霸王龙,是你?”

纪征的眉头皱成了川字,“什么…什么龙?”

快递小哥重复:“宇宙超级无敌霹雳霸王龙,这名字够霸气啊。”

纪征失笑,“是霸气,我家小妹取的。”

快递小哥把一麻袋的快递递给他,“这些都是你家小妹的。”

纪征接过,“谢谢。”

楚娇扔完垃圾回来,突然想到什么,她飞奔至楼下。看见纪征扛着一麻袋的快递等她。

楚娇的心里咯噔一下。

纪征抿着嘴巴憋着笑,“霸王龙小姐,还不走?”

楚娇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回到家,纪征一个一个拆开快递,拆完后问楚娇:“你打算怎么布置这些东西?”

楚娇答:“那个银色小熊钥匙托盘和香氛摆玄关处,抽纸盒和仿真白色郁金香放茶几上,芦苇干花摆电视柜上。这些挂画就挂在沙发上面的墙上,还有抱枕,套好套子放沙发上。”

纪征一一照做。

全部摆完后,两人站在一起默默欣赏

“怎么样,还可以吧?”

楚娇看向他,问道。

“可以。”纪征冲她点头,“太可以了。”

“本来还想布置一些东西,比如地毯什么的,但我想着你工作忙,肯定没时间打理地毯。所以也没买过多的东西了,反正你还需要什么,自己添置。”

楚娇说起话来眼睛里亮晶晶的。

“不用了,很够了。”纪征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笑着道:“谢谢你,楚娇。”

“不……”

楚娇正要说不用客气,电话铃声打断了她。

楚娇拿出手机,是楚辞。

难道哥知道她受伤了?

楚娇走到阳台接通电话,“喂,哥。”

“最近过得怎么样?”

看来是不知道。楚娇默默松了口气,“挺好的呀。”

“和纪征相处得怎么样?”楚辞放下手中的工作,问道。

“也挺好的呀,纪征人好,对我也好。”

楚娇如实回答。

“等一下,”楚辞皱起了眉头,“我和纪征差不多大,你怎么也直呼他姓名?”

“那也叫他哥哥?”楚娇反问。

“反正不能直呼姓名。”

“…行。”楚娇坏笑着应下。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